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要求强奸的人妻

六月份很快就过去了,七月份是南京最热的天气。张楚每天晚上下班回家,都从路上带个西瓜回来,往冰箱里一放,然后等诗茗回来吃冰镇西瓜。
  这天晚上,张楚躺在诗茗怀里,告诉诗茗说准备过两天回青岛看诗芸和小孩去。诗茗一听这话就坐起来,一脸又是气又没办法的样子,问张楚回去还做什么。张楚说什么也不做。诗茗却“嗯嗯嗯”地在张楚耳边上哼了半天,才小着声问张楚,回去跟不跟姐姐睡觉?
  张楚听了噗哧一笑,反问诗茗,你说呢?诗茗拿手就打张楚的嘴,狠着口气说,你自己说!
  张楚说,这干嘛要说。诗茗有些急了,伸过手就揪住张楚的耳朵,说,不行,你听着。张楚笑着说,你说给你姐姐听。诗茗气得丢下张楚,往旁边一躺,不理张楚。张楚被诗茗这么一折腾,身上有点嫌热,就拿过摇空器把空调冷风加大。诗茗见了,一把抢过摇控器,气呼呼地把空调关掉。张楚依然笑着说,你这何苦呢,关掉你也热。诗茗气得没法,又举起摇控器把空调打开。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看着张楚,尽量好着心情小声地问张楚,你打算在家呆几天?张楚说大约一个星期。诗茗接着问,你准备跟姐姐睡几次?张楚看着诗茗,说,你问这话羞不羞?诗茗气得坐起来,用两手把耳朵堵上,大声抗议说,我不要你做!我不要你做!
  张楚见诗茗这样,就把诗茗揽进怀里,想亲亲她。诗茗却挣脱张楚的拥抱,说,你别碰我。张楚立即放开诗茗,躺下来,假装生气,说,不碰就不碰,反正我过两天回青岛了。
  诗茗听张楚还说这话,爬过来就捶张楚。张楚让着,诗茗打了几下觉得还是不解恨,伸过手来一把抓住张楚的下身,稍稍用了一点力捏住它,然后对张楚说,你给我说清楚,要不我就把它捏碎了。张楚躺在那里立即笑成了一团。诗茗见张楚还笑成这样,心里更气,可又拿不出好的方法治张楚,就对张楚说,你别笑,我自己告诉姐姐,让你没日子过。张楚听诗茗说这话,假装生气从床上爬起来,说,那好吧,我今天就睡到那个房间里去。从现在起,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这样好了吧。诗茗见张楚要走,以为张楚是真生气了,也起来穿好衣服,说,我也走。我干嘛在这里,我贱得很了。你有什么好,你能给我什么!姐姐回来,我在你这里连人都不是。张楚听了诗茗这一番话,心里一下子就有些惭愧,隐隐地为诗茗疼。他见诗茗在穿衣服,就赶紧走回来,从后面抱住诗茗,手按在诗茗的奶子上,嬉笑着说,走可以,把这个留下来。诗茗拿手就掐张楚的手,说,你要的是这个,不是要我人。张楚就拿嘴蹭在诗茗耳边,说,白嫩嫩的奶子手心里抓,苗条条的身子心窝上贴。诗茗听了,心里虽然泛起一些愉快,但仍然拿手一个劲地打张楚的嘴。张楚用力把诗茗抱到床上,按在身下。诗茗在张楚身下手也舞脚也蹬,嘴上嚷嚷的,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样闹了一会儿,自己就觉得闹也无趣,不闹也无趣。索性坐起来,坚决着心对张楚说,我也回去。你跟姐姐睡一次,就要跟我也睡一次,把你累死了。张楚听了,搂住诗茗笑了好一阵。
  诗茗见张楚还这样开心,真是有气也气不上来,只好斗着劲,对张楚说,我现在就要。说着,就叉开两腿把张楚的身子全迎进自己的身体里。张楚立即上去吻了一下诗茗,说,这还差不多。然后替诗茗把衣服脱掉,手伸在诗茗下面揉几下子,就轻轻地插进诗茗的身体里。诗茗立即伸出双手用力勾住张楚的臀部,让张楚在自己的身体上贴得更紧些。同时,仍然不忘用挑衅的口吻问张楚,是我的好,还是姐姐的好?张楚听了,笑得差点从诗茗身上滚下来。他伏下来咬了咬诗茗的奶头,说,你别逗我笑了,我现在只想你把我吃掉。
  诗茗在张楚身下极力扭动着身子,柔软的腹部紧吸在张楚的腹部上,让张楚在每一次有力的起伏里都有一种深陷温柔快乐的感觉。渐渐地,诗茗身体内的热烫如潮涌向一个方向滚开来了,细细丝丝的跳动就象魂灵在跳舞一般,然后升腾到一个瑰丽的空中,整个身体也象被什么人抓到了那个空中去一样,并且在等待着一个急速的升腾或者坠落……这个时候,张楚就象掉进了一张刚起来的鱼网里,无数的鱼在他的身体周围跳跃着。那些鱼是滚热的鱼,热烫的鱼,并且每一条鱼都跳进了他的身体里了,在他的血液里奔游……突然,诗茗“哦”了一声,一阵强烈的痉挛把她送进了一个极度快乐的世界里,她的身体就象落进了一盆沸腾的水里并且立即化成了一团雾,升腾、飘逸,飘逸、升腾……伴随着诗茗身体里那阵强烈的痉挛,张楚一下子就觉得整个魂灵被无数温柔快乐的小手抓住了,握在它们的掌心里,并且慢慢抽走了他的灵魂。当他快乐得几乎要晕厥的那一刹那间,阳具在诗茗的体内爆炸开了,接着就是一阵更强烈的畅心消魂欲仙俗死的快乐抱住了他……随后,他整个人如死了一般全酥瘫在诗茗的怀里。
  张楚瘫在诗茗怀里后,诗茗拿过遥空器把空调关掉,把张楚搂住,手伸在张楚的头发里慢慢地梳理着他,心里面充满了温柔的怜爱。这时候,张楚看上去就象个熟睡的婴儿似的,他头埋在诗茗的胸脯上,脸贴在诗茗的乳房上,两眼闭着,但他的身心还沉醉在刚才那一阵惊心蚀魂的快乐中。过了一会儿,张楚才抬起头,吻了吻诗茗,说,又象死了一回。诗茗搂了搂张楚,把脸贴在张楚的脸上,说,那个时候,真想和你一块死去,再也不要醒来。
  诗茗这样拥着张楚,渐渐地心里面涌出一些惭愧,像是诗芸站在她面前正在审视她似的。但很快,她就从羞愧的边缘上跳过去了。她想她是爱张楚的,张楚也爱她,张楚并没有因爱她而对她姐姐减了一点爱。她航行在张楚那片爱的海洋中,是在她姐姐航行不到的一个角落里,她没有从她姐姐怀里夺走一点什么。她想到这里,伸出手在张楚脸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然后对张楚说,说一点你跟姐姐的事,我想听。
  诗茗这样一问,立即把张楚推到了诗芸身边,并且思念的情绪很快弥漫开来,塞满了他的心胸。张楚伸出手,不由自己地在诗茗身上摸索着,缠绕的手指上像是夹满了呼唤,在诗茗身上摸着诗芸的一切,最后他把手落在诗茗的乳房上,在悠悠地体会着那种相似的温柔和美丽。过了一会儿,他才问诗茗想听什么,诗茗说有趣的。张楚问什么叫有趣的,诗茗说你认为好玩的。张楚问,我说了你不生气?诗茗说,不生气。张楚就说,说个玩笑吧。
  张楚说,那还是上大学时,有天晚上我在你姐姐宿舍里过夜。宿舍里这两天都没人,就我们俩。你姐姐就像现在这样躺在我怀里,一切都非常美,也非常魅惑人。我每次抚摸你姐姐身体时,常常有想表达一点什么的欲望,但却总是表达不出来。你是知道的,我能写一点诗,还写得不错。但这些诗,却无法与你姐姐的身体比。我相信世上最优美的诗与你姐姐的身体比起来都要逊色很多。张楚说到这里,诗茗用手轻轻地捏了一下张楚,张楚吻了吻诗茗,说,你也一样,都美。然后,张楚继续说,那天,我摸着你姐姐的下身时,突然来了灵感,我说,我要在你这里写下一句最美的诗。我说完这话就从桌上拿来一支水彩笔,要在那里写。你姐姐不让,说我在胡闹。我说我是认真的,如果我是乱诌你就罚我。你姐姐还是不让,叫我写在纸上,让她看。我说,这句诗只有写在那里,才会有形象贴切的意义。你姐姐其实一直很喜欢我在她身上胡闹,她听我这么说,就说,你胡写的话,就罚你一个星期不许碰那里。我说,行。说完我就用水彩笔在你姐姐那里画了一个大大的彩色句号,然后告诉你姐姐,诗写好了。你姐姐坐起来低头一看,说,这是什么诗呀,你在胡闹,我要罚你。我说,你别急,我解释给你听。汉语这个句号其实就是女人性器官符号。你想想看,一句诗,一段优美的抒情文字,无论怎样的汹涌澎湃,它都要在句号这里停顿住,这跟人做爱一样。
  无论一个男人充满了怎样的激情,他在女人这里都会休止住。所以,这个句号写在这里最形象,最能表达它的意思。而且这个句号,它里面外面都留下了大片的空白,能让一个人发挥出最大的想象空间。所以,它也是最精采最博大的一句诗。你姐姐听到这里,笑了,说我真会胡诌,说她以后不敢看句号了,一看到句号,就会想到我写的诗。我接着说,如果将来汉语里有一本最精彩的诗,一定就是这个句号诗。一本书,封面上就印一个大大的句号,里面只有一张纸,只有一首诗,也就是这个句号。我想,肯定会有许多男人买这本书,当他们打开这本书的时候,甚至会不自觉地用手上的笔,向这个句号里点进去。他们幻想点上去时,一定是想象成向女人最神秘最美丽的地方投进了一片热情。一天天下去,这个句号里会被他们点成密密麻麻的点。这些点有蓝色的,有黑色的,有红色的,什么颜色都有,全是他们在不同时候不同心情用不同的笔点上去的。你姐姐听到这里,笑着说,我现在送你这本诗吧,就在这里。
  诗茗听到这里,笑了起来,抱住张楚,妩媚地说,你也给我写,我要你以后看到句号,是写给我的诗。
  第二天,张楚去上班,就向处长请假,准备星期五上路,回青岛看望诗芸和小孩。处长是个五十开外的人,为人很谦和,他听了张楚的话,说,这么热的天回去,路上不好受。
  张楚说,老婆小孩重要,不回去要挨骂的。处长问张楚回去多少天,张楚说回去一个星期。
  处长说,现在又没有什么差事要去北京,要不,我手上有两份文件,你从青岛去北京一趟,送到北京部里去。
  机关工作,私差往往都转化为公差,这不单是来回的路费报销问题,还有每天的伙食补助,住宿补贴等等,一般机关做领导的都乐意为手下的职工谋这份利益,这样做领导就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领导为自己办事时也就心安些。所以,张楚听到处长讲这话时,知道处长的意思,立即说了几句谢谢的话,然后就回办公室,给诗芸打电话,告诉她哪天回去。诗芸听张楚说要回来,立即高兴起来,对张楚说,回来吻你一百下。张楚说,就一百下?太少了。诗芸就问张楚,那你要多少下?张楚说,算了,我不要那么多,你就给我一个最真心实意的吻。诗芸一听,知道张楚肯定会有什么说法,就假装吃一惊,对着电话“啊”了一声。
  张楚赶紧说,我只要你一个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一爱到底的吻,给不给?诗芸听了立即在电话里笑开来了,说,早给你了,是不是你弄丢了,再来跟我要?张楚说,要丢也丢到心里去了,在心里化掉了,捞不出来了。也许你能从我心里捞上来,我等你捞。诗芸立即说,好啊,我等你回来到你心里去捞,把你心全掏出来。他们就这样又说了几句话,才挂了电话。